【专栏】王勤伯:男足女性化,女足男性化

  1

  写这篇专栏之前,我刚好观看了法甲里尔对巴黎圣日耳曼比赛的上半时。

  巴黎不仅拥有个人能力超强的球员,而且在技战术方面也完全碾压对手,里尔不是被摁在地上踢,而是从比赛开始就陷入云里雾里,在想清楚应该怎么做之前,他们已经在半场就丢了4个球。

  -1242684376-612x612.jpg

  这是现代足球时常让人觉得精彩又魔幻的地方,当一支球队在技战术方面拥有绝对的优势,足球甚至看上去不像是一种身体对抗运动,因为强队根本不给你接触的机会。肩并肩、对脚、比赛冲刺速度,弱队的一切准备都化为泡影,想要身体对抗的防守球员,要么被进攻一方的无球跑动引开,要么在精细传接球里不知所措,进攻球员总是在无人看守的空档里冲出来。就像巴黎一开场的8秒神速进球,内马尔和韦拉蒂在中圈的传递纯属演戏,让对手注意力完全被转移,然后梅西直传姆巴佩……里尔球员第一次碰到球是0比1以后去球门里把皮球捡回来。

  这样的足球当然会让人联想起10年前的巴塞罗那和西班牙队。彼时的足球评论曾经流行过一种担忧:足球运动还是需要身体对抗才好看,巴萨细腻的传递让足球失去了阳刚之气。

  然而,尽管传控理念被广泛传播和吸收改进,瓜迪奥拉的巴塞罗那和博斯克的西班牙都一样无法复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一支球队让球评家们担忧像宇宙巴萨一样“缺乏阳刚气”“过分阴柔”。

  我在那个年代冒出过一个古怪的想法。阳刚和阴柔原本就是用于区分雌雄的形容词,为什么这些指责巴萨的球评家没有进一步地表示“瓜迪奥拉让足球变得女性化”?要知道,同样一批评论者,只要看到女子足球踢得越发训练有素身体对抗增加,就会惊呼“男性化是当今女足发展趋势”。那么,他们害怕巴萨的“细腻阴柔”,潜台词是不是要高举大旗反对女性化成为男足发展趋势?

  2

  今年夏天没有男足大赛,不少人在女足欧洲杯发现了新大陆。认为女足欧洲杯相当精彩、技战术水平高超是普遍的看法,同时也不乏球评者不由自主地重复过去几十年的观点:女足正在男性化。

  1413419055-612x612.jpg

  大多数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最大的问题是平时看女足太少。恰恰相反,女足运动在过去20-30年内突飞猛进,欧洲足球豪门近年争先恐后地快速建设女队试图跟上形势,关键原因并不是女足变得男性化了,而是足球更贴近女性了。例如皮球变得更轻了很多,人工草皮的普及取代了大量沙土场地,比赛规则严惩粗野犯规,所以越来越多的女孩愿意投身足球运动。

  在外观上,女足也发生了改变。早期由于女足被视作另类,在欧洲很多国家从事女足运动的女孩自带边缘化气质,有不少球员直接剃平头,格外男性化造型。但随着女足的普及,女足运动员的主流也是绝对的青春靓丽女孩形象,大长腿和马尾辫到处可见,面孔俊俏娇美格外上镜的明星脸球员数量也不少。

  如果你长期关注女足,看到今年夏天女足欧洲杯踢出的技战术水平,或许首先感到的是一种欣慰。欧洲女足一直在发展之中,在一些地区如斯堪的纳维亚、德荷比已经非常普及,其他一些国家如意大利仍然不尽人意。但即使如此,包括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女足水平总体上进步速度是惊人的,这说明持续的努力总是可以换来回报。

  看到女足欧洲杯技战术水平高就想起男性化,这样的观点多少带有对女性的偏见,认为女人踢不好足球,或者认为女性天生不能从事高强度身体对抗的竞技体育。其实女性在很多体育项目上都证明了自己可以通过专业训练拥有相当出色的竞技能力,足球没有理由成为意外。

  欧洲女足越来越普及,优秀人才涌现也更多,这样的女队比赛当然会有很高的竞技水平。但专业化水平高并不代表男性化程度高,专业化可以通过系统有规律的训练来实现,男性化则需要注射荷尔蒙,需要长期服药,就像那些长出小胡子,身材如壮男的前东德女运动员,现代女足与此无关。

  3

  本届女足欧洲杯让我感到最震撼的是英格兰8比0战胜挪威的比赛。

  1241846811-612x612.jpg

  挪威、瑞典和丹麦等北欧国家由于男女平等概念深入人心,女足运动普及最早,拥有非常深厚的基础。像瑞典和挪威的体育报纸和网站甚至会拿出不小于男足的版面来报道本国女足赛事。本届欧洲杯,拥有女足金球奖得主赫格博格的挪威其实很有野心,希望有所作为,夺冠不一定,但至少期待小组出线冲击四强。

  英格兰女足发展时间要滞后很多,我记得十多年前去阿森纳基地采访时,在门房遇到一位正在帮忙打杂的姑娘,她说她是阿森纳女足球员。可见当时英格兰女足的处境还比较边缘,半工半读是常态。

  但英国毕竟是西欧人口大国、经济强国,而且英格兰男足俱乐部的既有设施很好。所以当女足运动在英国全面铺开以后,英格兰女足很快就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球队。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大国选材面广,联赛竞争力强,女足能够和男足一样从专业化系统化里收益最多。

  像这次打进女足欧洲杯四强的4支球队,英格兰、德国、法国都来自人口和经济大国,只有瑞典是小国代表,而在北欧足球三国里,瑞典又是老大,只有瑞典人口超过了1000万,丹麦和挪威都是在500-600万区间。

  2019年在法国举行的女足世界杯上,作为女足世界杯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美国队决赛战胜荷兰赢得了冠军。美国女足最有代表性的球员是之前的米娅·哈姆、后来的亚历克斯·摩根这种类型,学生妹外表,性格阳光,技术谈不上顶好,但极具美国团队体育最大优点:敢于竞争,能够在比赛中迅速进步,越打越自在,越打越疯。

  这是美国女足运动的特色,当初女足在美国的发展就像野草,很多女孩把足球当作娱乐。美国足球没有欧洲一样专业精细的培训体系,但是比赛非常多,几乎是以赛代练,能够入选美国队的球员都是在实战中锤炼出来的佼佼者。

  而我的好奇之处也就在这里。欧洲女足按照目前的速度发展下去,由于可以在训练手段和技战术方面直接承袭男足积累的各种专业化经验和理念,会不会在不远的将来彻底把美国女足打下王座,并且从此领先?

  另一个好奇是,欧洲女足水平按照目前的速度继续提高,如果有一天出现一支“巴萨”,踢法华丽精彩、让对手拿不到皮球也找不到身体对抗机会,极具观赏性,那些认为女足男性化是大趋势的人,将如何点评一支“超级阴柔细腻”的女足?女足男性化之后又女性化了?

  1239636797-612x612.jpg

  本文原载于第848期《足球周刊》

  发行日期:2022.8.25